华翔先生
学士
会员 机友
110
文章
1822
回复
0
学术分
2018/05/02注册,7 小时前活动
1938年出生的人,虽是女性,但有姓名并不奇怪。不要什么大户人家了。

80年代初期的争鸣小说,影响很大。

评价是由立场决定的。至于客不客观,仁者见仁。


这是上海的叫法吧?

我想,乘因公出差的时机,自费转一下无尝不可。但现在好像违反政策。

当时我们学校设立的是叫班主任。

你好!我从事教育工作。

朋友,我就在'故里'生活。当然清江浦、王营现在去的不多。谢谢您的好意。

一等人当书记,孩子老婆都出去;我们这儿的大队书记想把自家人转为城镇户口几乎不可能,推荐上大学时推荐到个把还有希望。公社书记能,但也很不容易。

我离你家不远,可能与我家直线距离几十华里,查了一下,你曾住的地方离涟水较近,在淮阴城的北面。我们算是老乡。做朝牌的师傅年龄轻的的确不多。当然也还有些年轻人。近年我在南京遇到做与我们这儿相同的朝牌。你说的杠子饼我只听说过,没吃过。过几天有机会去吃一次。我在王营喝的辣汤给我留下印象较深。以至今天还喜欢喝辣汤。

哪来的土炕?我文中没有土炕呀?

我感觉这些不是徐迟先生离世的根本原因。作为作家,他认识社会比我们常人要深刻的多,他应知道理想与现实的距离。可能还是多种因素迭加的结果。

为何要隐去?你说的一定是陈毅吧?

朋友高宅在淮阴哪儿?

    如果男方说的是真的话,我感觉女方是不道德的。如果男方觉得女方与他没有感情,会为她如此做事吗?两人的生活中,实际帮忙与感情是不可分的。所以我认为这是玩弄感情,欺骗对方。生活中这样的事情太多了。  另外离婚率的过高我不觉得是社会的进步,因为这个离婚率高说明社会中利用婚姻欺骗、玩弄太多了,不珍惜的太多了。自律的太少了。

   去年初夏,我和内人在南京儿子处。一天晚上,下班后的儿子带回几块烧饼。这些烧饼从外面看被烤的焦黄,上面撒着许多芝麻,那芝麻比饼皮颜色更深黄些。烧饼从袋中取出,香气扑鼻,轻轻的咬上一口,外脆而内稣,一不小心,就有许多饼屑掉落,仔细端详,才发现烧饼的外部是千层饼,即是用面和油一层层的擀制而成,而它内部是很松软的面,在热气的蒸烤下,蕴含着浓郁的麦香。  我和内人都很奇怪,对饮食很不关注的儿子怎会去买...

今年想旅游,我想夏秋两季还是可以的。

公共楼道里,不应该让任何人停东西。临时的除外。所有人均应自觉。

苏联的元帅军衔共分四级,“苏联大元帅”为第一级,“苏联元帅”(狭义)和“苏联海军元帅”同为第二级;“军兵种主帅”为第三级;“军兵种元帅”为第四级。中国设置军衔时,主要参考苏联军衔。初期考虑设置三级,第三级为兵种元帅,后考虑元帅过多,于是将兵种元帅改为大将。这样中国的大将相当于苏联的军兵种元帅。

大学读书期间的物理助教小魏老师是一位很值得我怀念的老师。小魏老师,比我们稍大几岁,只知道她是魏,至于她的全名,我们都不知道。据说是77级的留校学生,可能是南京人,她的信息我也就只能知道这些了,还不清楚是否准确。普通物理学,是我们大二时的一门必修课程,主讲老师是一位据说是在复旦大学读大二时报名参加抗美援朝,57年又被打成过右派的斑顶老头。而助教就是魏老师。在我的记忆里,魏老师个子不高,带着眼镜,虽不...

玉阶,仲甫,德邻,守常,文白国共两党的名人。

以前我们这儿不将腊月23或腊月24称小年,而称为“祭灶”,叫小年的是北方。近年来因电视老播小年,所以才知道这天叫小年。过去我们这儿人重视过冬(即冬至),认为大冬赛如年。

《柴山保故事》出版了吗?

近两月儿子买了好几样东西,包装的的都是大纸箱。东西取出后,纸箱便随意的放在客厅及阳台上。每次周末我来,都嘱咐他将纸箱处理掉,他只是口头答应,但一直没有行动。今天,正好儿子在家没事。我想快过春节了,年前如再不将房间收拾一下也实在不像话。于是就喊儿子一起将几个大纸箱拆开并折叠起来,好让我用小买菜的手拉车拉去收废品的地方卖掉。有儿子帮忙,不一会纸箱也就收拾好了,儿子怕途中纸箱从手拉车上掉下来,里面的东西...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2/0821/10/7001798_231456091.shtml

        对人的评价,各人由于立场、观点等等有所不同甚至对立,但有一点是应该的,那就是要言之有据,对心中的君子也好,小人也好,我想都不能用随意编造或听信别人随意编造的东西来证明明自己观点的正确。        看了一些人的文章,对别人特别强调要说真话,但到自己头上怎么就会打折了呢?不解。

想问一下,郭对谁称爷爷或爸爸的?如果没有文化的人这么说就算了,你这样说,很令人不解。也可能你有证据。我查了郭发表的文章,没有发现称斯大林、毛泽东为爷爷、爸爸的诗歌。我只知道,宋美龄这样说过。观点可以不同,但绝不人云亦云。

好像看过一篇文章说,胡友松后嫁给一名工人,但后又离婚了。

郭兰英这首歌唱的好听,所以现在还常听到。

从人品上讲,李锐的确比不过邓力群。邓力群能直言,在文革中,在批邓中,在与邓小平的谈话中。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压力,他仍说出自己的观点。
{{forum.displayName}}
{{forum.countThreads}}
篇文章,
{{forum.countPosts}}
条回复
{{forum.description || "暂无简介"}}
ID: {{user.uid}}
{{submitted?"":"投诉或举报"}}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